脑袋里有一片乌云」的摘要信息

最近半年,我常常想到死亡。 这些念头出现的时刻,常常是走在路上、站在窗边,或者一个人坐在出租屋里,身边有来来往往的行人,或者只有我自己和呜呜作响的空调。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想,因为我不能抛下筱烨和小柒,那样太自私了。但我仍然会不自觉地想到它,死亡。 我被困在一座监狱里。 这座由生活、工作、人际关系构成的监狱,里面充满了感冒病菌。如果我好一点,就又会被感染,往复循环,疲惫不堪。但最折磨我的,是理性常常占据我的理智。我的脑袋就像一台自动驾驶的机器,不停地分析、分析、分析,感性的、人性的那些东西都被挤出了这个空间。那朵乌云就笼罩在我的额头里,堵在胸口间,难以呼吸。 常常会想,抓住点什么,但这不对,谁也不该是救命稻草。 今年的阳光好辣,但似乎每天出门的原因,就只有它。 起码在阳光下,我有十分钟,暂时不会想到死亡。 我不喜欢「不明不白」,我总想搞个清楚,但所有事情都在做布朗运动,那个巨大的漩涡让我想起了初中被霸凌的画面:我像个悠悠球一样被踹出去,拉回来,再踹出去,再拉回来,但背带就是不断,我就无法停下。 我常常突然定住,问自己: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答不上来。 总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推我,说:死了算了。 我想去看心理医生,但我不敢。我害怕确认什么。我怕因为确认了什么,被当成什么来特殊对待;我也不想因为确认了什么,而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我怎么会成为这样讳疾忌医的人?我有时会想,死了就好了,但这样太自私了,这样的话反反复复在脑海里出现;然后又想,去看心理医生会不会也是一种心理暗示,我不该有这样的想法。 身体里每天都在上演冰与火之歌,激烈和克制的对抗。 我不喜欢《海关战线》,但张学友在里面饰演的角色,却击中了我。 我不想死,但我想死。 这片乌云像块石头。 我像只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