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从来,亦无所去」的摘要信息

刚听了余华《活着》的最后一节,似乎又回到了田间地头,看着福贵和那头老牛,看着那坑坑洼洼的水田,还有那一行行走过的脚印,人的,牛的,牛的,人的……人生的这个舞台,来来去去,走马灯似的许多角色纷纷登场,而又匆匆离别,终了,还是需要那枕头下的10元钱来草草安排后事,也算是一曲终了,待下一曲登场。早上看到一则报道,说: 前不久,泗阳年仅19岁女孩陈倩遭遇交通事故不幸离世。女孩儿生前的梦想是成为白衣天使,治病救人,于是家人含泪决定,将她的遗体捐献用于医学教学,让她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而陈倩父亲的陈立军也已登记成为了一名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他说:“我当时签的时候,我也是考虑将来走的时候,我也到那边去,一起去陪着女儿,多少为社会做点贡献。” 瞬间泪目,人啊,这世间太多的伤痛,那个洞是永远也补不上的,你是被这个洞吞噬,还是直面这个洞,这取决于我们自己。今年以来,越来越不愿意去记录工作或生活本身的点点滴滴,似乎这些都是一片片树叶,不管如何成长,如何摇曳,如何生机,最终都是要落到地上,腐烂,最终融入大地,了无踪迹。来又没来,这不正是“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么? 或许是到了四十岁的年龄就这样吧,年底将迈向四十一岁,或许那时候又是另外一番感触。每每翻开以前的日志,嘿,这是我么?哈哈哈,自己都觉得那是另外一个人。是啊,其实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每一天的我们也都是崭新的。这不正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么?一切都是那么的“如露亦如电”,确乎“应作如是观”。 一切的感知,不正是《金刚经》么?文中这张照片,是在一个亲人去世时拍的,夜色,肃穆,远处有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