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20240708郑州暴雨」的摘要信息

不知道是因为昨晚临睡前喝了一满杯茉莉花茶的缘故,还是没忍住手痒奋笔疾书码字到凌晨的缘故,抑或是终于躺下后又读小说到一点多的缘故,总之昨晚大脑异常兴奋,一直睁着眼睛躺到凌晨快两点,才昏昏睡去。 猫本来老老实实卧在床头椅子上,我伸手 rua 了他两把,睡眼惺忪的他立时高兴的站起身来,尾巴旗杆一样翘上天,伸个懒腰,又像小时候那样,打着咕噜,硬往我头上脸上拱。我反正睡不着觉,也就从头到肚子再到尾巴把他来来回回抚摸了个遍。小猫终究还是长大了,懂事了,终于困意来袭时,我把他从我肚皮上推下去,盖好毛巾被。他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我要开始睡觉,立刻乖乖的蜷缩回床头了。 有默契的关系,才是好关系。无论人与人,还是人与猫,都是如此。 凌晨四五点时,起来上厕所。由于知道猫也经常在这个点儿喵喵叫吵着上厕所,我特地给门留了个小缝,任猫来去自由。晨曦的微光中,隐约可见一个又黑又圆的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了出来,盯着我。我上完厕所,起身回屋,他又呲溜一下,钻回了屋里。我担心他稍后捣乱,又把门开的大一些,对他说:“咪咪,还睡不不睡?不睡的话就出去吧?”听不见猫的动静,也找不见猫的身影,我又躺回床上继续睡去。 酝酿了大半个星期的大暴雨终于如期而至。密集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很应着张爱玲描写日军飞机轰炸香港时的比喻,像落在“荷叶上的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张爱玲原句只有五个字,“荷叶上的雨”。三流的描写用形容词,二流的描写用动词,一流的描写只用名词。这五个字太神,我连原样抄写都颇觉力不从心,所以在前面擅自加上了“像落在”三字。张爱玲的散文笔锋利,手起刀落,杀人不见血,深得中文“写意“之精髓,可写起小说来,又受西语影响太重,啰里啰嗦,滥用修辞,甚至有些矫揉造作,简直不像是出自同一杆笔。我对张的散文爱不释手,小说却总难以下咽。 为了能更加听清这大自然的天籁,我关掉了空调。随着机器轰鸣声的骤然消失,雨点的声音更加真切。夹杂在落在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