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上朝时,官员们与皇帝都坐着,三公还号称“三独坐”,享受与皇帝相当的单独座位。宋朝时,心机满满的赵官家取消了大臣们的座位,自己坐着别人站着,算是尝试了一把唯我独尊的感觉,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有点儿像精神胜利法。明朝初年,朱重八发明了廷杖,把皇权的肆意扩张到极致,以至于许多官员每天上朝前,都会惨兮兮地与家人告别,等到下班后平安回家,又兴高采烈地庆祝多活了一天。不过这种高压ZHENG策也有失效的时候,到了明朝中后期,开始有沽名钓誉的官员,上杆子争抢老朱家的廷杖,觉得被胖揍一顿,便能成就自己“诤臣”的美名。嘉靖皇帝最热衷于廷杖,“大礼议”期间打了一百多人,这些官员都心满意足的登上某些史书中的显要位置,而嘉靖劣迹斑斑的形象也渐渐坐实了。 廷杖及其实施的锦衣卫,都在正常的GUO家治理体系之外,对于皇帝来说很好用,并且可以随心所欲地用,但对于普天下来说,毫无疑问是对公开原则和FA治秩序的严重损害了。廷杖的最恶劣影响,莫过于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让人无法通过努力做事和遵守规则来把握未来,对某个皇帝无限忠诚其实也不行,因为皇帝本身会喜怒无常,年轻时雄才大略,老了以后也可能变得昏聩,听信一两句谗言,便断送了一个人乃至一群人的前途或生命。 YI情持续至2022年的时候,长达三年的封控,一点点磨灭了越来越多最初的热情,日益增长的群体性烦躁也使得服从不再能够被无限期推行下去。“大白”曾经是一个被尊敬的岗位,后来在某些地方,其名声也不那么好了。于是,某些领导开始用摊派的老方法,试图把“志愿者”活动进行到底。当然,如果按照某些“志愿活动”的惯例,一天给三百元的“补助”,并确保及时发放,足额发放,在某些地方和某些行业陷入低迷的“新常态”下,不排除可以招揽到重赏之下的“勇夫”。但某些领导总是很自信,觉得屁民们向来顺从,并且畏惧权力,只要自己作出凶神恶煞的样子,没事就发发火,便能完美地掌控住整个局面。某区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