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行良好

该博客运行状态良好

深度阅读刑事辩护案例,刑事审判参考

数据统计

收录文章

2024/02/24 【第559号】贾志攀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案——虚假地震信息能否认定为虚假恐怖信息
2024/02/24 【第558号】李富盗窃案——开庭审理后发现检察机关起诉的案件系自诉案件的应当如何处理
2024/02/23 【第557号】林燕盗窃案——保姆盗窃主人财物后藏于房间是否构成盗窃既遂
2024/02/23 【第556号】刘宝利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被害人过错
2024/02/22 【第555号】胡忠、胡学飞、童峰峰故意杀人案——如何确定雇凶者与受雇者的罪责
2024/02/22 【第554号】房国忠故意杀人案——醉酒状态下实施犯罪,量刑时可否酌情考虑导致行为人醉酒的原因
2024/02/21 【第553号】李陵、王君亚等贩卖、运输毒品,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案——被告人到案后不认罪的,如何认定其犯罪事实
2024/02/21 【第552号】胡元忠运输毒品案——人“货”分离且被告人拒不认罪的,如何运用间接证据定案
2024/02/20 【第551号】闵光辉、马占霖、帕丽旦木·买森木贩卖毒品案——如何确定毒品犯罪案件的地域管辖
2024/02/20 【第550号】周桂花运输毒品案——被告人以托运方式运输毒品的,如何认定其主观明知
2024/02/18 【第549号】龙正明运输毒品案——被告人到案后否认明知是毒品而运输的,如何认定其主观明知
2024/02/18 【第548号】李良顺运输毒品案——被告人以高度隐蔽的方式运输毒品,但否认明知的,如何认定
2024/02/17 【第547号】冯忠义、艾当生贩卖、运输毒品案——对同时为自己和他人运输毒品的被告人,应如何量刑
2024/02/17 【第546号】王会陆、李明等人贩卖、运输毒品案——共同犯罪中罪责相对较小但系毒品再犯的,亦应从严惩处
2024/02/16 【第545号】依火挖吉、曲莫木加、俄木阿巫贩卖、运输毒品案——审理先归案被告人过程中,在逃的共同犯罪嫌疑人归案的,应如何处理
2024/02/16 【第544号】呷布金莫贩卖毒品案——对贩卖毒品数量刚达到死刑适用标准,但系毒品惯犯的,如何量刑
2024/02/16 【第543号】龙从斌贩卖毒品案——对毒品犯罪数量接近实际掌握的死刑适用标准,又系毒品再犯的,如何体现从重处罚
2024/02/15 【第542号】贺建军贩卖、运输毒品案——保外就医期间再犯毒品犯罪的应当认定为毒品再犯
2024/02/15 【第541号】吴乃亲贩卖毒品案——罪行极其严重,虽有重大立功,但功不抵罪,不予从轻处罚
2024/02/15 【第540号】张树林等走私、贩卖、运输毒品案——对有重大立功表现但罪行极其严重的被告人如何量刑
2024/02/15 【第539号】马良波、魏正芝贩卖毒品案——被告人提供的在逃犯的藏匿地点与被告人亲属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该人的实际地点不一致的,能否认定为立功
2024/02/14 【第538号】申时雄、汪宗智贩卖毒品案——如何认定毒品犯罪案件中的数量引诱
2024/02/14 【第537号】王佳友、刘泽敏贩卖毒品案——对有特情介入因素的案件如何量刑
2024/02/13 【第536号】赵敏波贩卖、运输毒品案——未进行毒品含量鉴定的新类型毒品案件应如何量刑
2024/02/13 【第535号】李昭均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氯胺酮犯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2024/02/13 【第534号】王丹俊贩卖、制造毒品案——如何把握新型毒品案件的法律适用标准
2024/02/13 【第533号】李补都运输毒品案——被告人运输毒品数量大,若不排除受人雇佣的,如何量刑
2024/02/12 【第532号】吉火木子扎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毒品案件中毒品数量与死刑适用的关系
2024/02/12 【第531号】赵扬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毒品罪适用死刑的一般标准
2024/02/12 【第530号】侯占齐、李文书、侯金山等人走私、贩卖毒品案——对家族式毒品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地位相对较低的主犯,可酌情从轻判处刑罚
2024/02/12 【第529号】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等贩卖毒品案——如何区分贩毒网络中主要被告人的罪责
2024/02/11 【第528号】武汉同济药业有限公司等四单位及孙伟民等人贩卖、运输、制造、转移毒品案——不明知他人购买咖啡因是用于贩卖给吸毒人员的情况下,违规大量出售咖啡因的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2024/02/11 【第527号】詹伟东、詹伟京盗窃案——通过纺织品网上交易平台窃取并转让他人的纺织品出口配额牟利的行为如何定罪
2024/02/10 【第526号】毛君、徐杰非法侵入住宅案——入户盗窃财物数额未达到盗窃罪定罪标准,严重妨碍他人的居住与生活安宁的,可以按非法侵入住宅罪定罪处罚
2024/02/10 【第525号】王秋明故意伤害案——被告人在案发后电话报警的行为是否成立自首
2024/02/10 【第524号】索和平故意伤害案——故意伤害致死尊亲属的如何量刑
2024/02/10 【第523号】陈金权故意杀人案——故意杀人案件能否由人民法院作为自诉案件直接受理
2024/02/09 【第522号】翁见武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报警后又继续实施犯罪行为的,是否构成自首
2024/02/09 【第521号】王乾坤故意杀人案——聚众斗殴既致人死亡又致人轻伤的,如何定罪处罚
2024/02/09 【第520号】李洪生强迫交易案——使用暴力强行向他人当场“借款”并致人轻伤的如何定罪处罚
2024/02/09 【第519号】李宁侵犯商业秘密案——如何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罪中的经营信息与重大损失
2024/02/09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
2024/02/08 【第518号】达瓦加甫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出售野生动物保护法实施前已持有的雪豹皮如何定罪处罚
2024/02/08 【第517号】张彪等寻衅滋事案——以轻微暴力强索硬要他人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2024/02/07 【第516号】刘宏职务侵占案——用工合同到期后没有续签合同的情况下,原单位工作人员是否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要件
2024/02/07 【第515号】徐通等盗窃案——先前宣告的数个缓刑均符合撤销条件的,审判新罪的人民法院可以同时撤销缓刑
2024/02/07 【第514号】陆振泉强奸案——如何认定强奸致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
2024/02/07 【第513号】程文岗等故意伤害案——共同犯罪案件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部分被告人达成调解协议的如何处理
2024/02/06 【第512号】杨飞故意杀人案——对于被告人拒不认罪且无目击证人的案件,如何运用间接证据定案
2024/02/06 【第511号】张俊杰故意杀人案——同事间纠纷引发的杀人案件应慎用死刑
2024/02/06 【第510号】马平华挪用公款案——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原国企中国家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如何认定
2024/02/06 【第509号】夏某理等人敲诈勒索案——拆迁户以举报开发商违法行为为手段索取巨额补偿款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
2024/02/05 【第508号】范军盗窃案——偷配单位保险柜钥匙秘密取走柜内的资金后,留言表明日后归还的行为仍然构成犯罪
2024/02/05 【第507号】王立刚等故意伤害案——如何区分故意伤害罪与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
2024/02/05 【第506号】赵东波、赵军故意杀人、抢劫案——预谋并实施抢劫及杀人灭口行为的应如何定性
2024/02/04 揭秘刑事案例:探索罪犯心理与犯罪动机的奥秘
2024/02/04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关于刑法有关条款中犯罪数额、情节规定的座谈纪要》的通知
2024/02/04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通知
2024/02/04 【第505号】尚知国等重大劳动安全事故案——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与重大责任事故罪出现竞合时应如何处理
2024/02/04 【第504号】冯留民破坏电力设备、盗窃案——结合司法解释看破坏电力设备罪与盗窃罪的竞合
2024/02/04 【第503号】王桂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销售伪劣产品、虚报注册资本案——向药品生产企业销售假冒的药品辅料的行为如何定性
2024/02/04 【第502号】张威同挪用公款案——个人决定以单位名义将公款借给其他单位使用,没有谋取个人利益的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2024/02/03 刑辩律师如何在侦查阶段有所作为
2024/02/03 【第501号】高国亮、李永望等贩卖、制造毒品案——加工、生产混合型毒品“麻古”的行为能否认定为制造毒品罪
2024/02/03 【第500号】赵廷贵贩卖毒品案——贩卖含量极低的海洛因针剂,如何认定毒品数量并适用刑罚
2024/02/03 【第499号】吴灵玉等抢劫、盗窃、窝藏案——揭发型立功中“他人犯罪行为”的认定
2024/02/03 【第498号】卞修柱抢劫案——对推卸责任型翻供如何进行审查判断
2024/02/02 【第497号】何永国抢劫案——审理共同犯罪案件后到案被告人时,对先到案共犯人的生效裁判文书所采信的证据如何质证
2024/02/02 【第496号】俞志刚绑架案——绑架犯罪人绑架他人后自动放弃继续犯罪的如何处理
2024/02/02 【第495号】谭荣财、罗进东强奸、抢劫、盗窃案——强迫他人性交、猥亵供其观看的行为如何定性
2024/02/02 注意酒驾最新标准变化(3月1日起实施)
2024/02/01 【第494号】余志华诈骗案——将租赁来的汽车典当不予退还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2024/02/01 【第493号】吴孔成盗窃案——保外就医期间重新犯罪的如何计算前罪未执行的刑罚
2024/02/01 【第492号】朱影盗窃案——对以盗窃与诈骗相互交织的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应如何定性刑
2024/02/01 【第491号】侯吉辉、匡家荣、何德权抢劫案——在明知他人抢劫的情况下,于暴力行为结束后参与共同搜取被害人财物的行为如何定罪量刑
2024/01/31 【第490号】肖明明故意杀人案——在盗窃过程中为灭口杀害被害人的应如何定性
2024/01/31 【第489号】陈宗纬、王文泽、郑淳中非法经营案——超越经营范围向社会公众代理转让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是否构成犯罪
2024/01/31 【第488号】惠庆祥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如何认定非法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2024/01/31 【第487号】姚凯高利转贷案——套取银行的承兑汇票是否属于套取银行信贷资金
2024/01/30 【第486号】朱海斌等制造、贩卖毒品案——制造毒品失败的行为能否认定为犯罪未遂
2024/01/30 【第485号】孙立平等盗掘古墓葬案——如何认定盗掘古墓葬罪中的既遂和多次盗掘
2024/01/30 【第484号】虞秀强职务侵占案——利用代理公司业务的职务之便将签订合同所得之财物占为己有的,应定职务侵占罪还是合同诈骗罪
2024/01/29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工作若干问题的决定》
2024/01/29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刑事案件进一步贯彻落实无罪推定原则的若干意见
2024/01/28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河南省公安厅、河南省司法厅《河南省社区矫正工作细则》
2024/01/27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实施细则
2024/01/27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河南省公安厅、河南省国家安全厅、河南省司法厅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实施细则
2024/01/27 【第483号】马俊、陈小灵等盗窃、隐瞒犯罪所得案——在盗窃实行犯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销赃人事先约定、事后出资收购赃物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共犯
2024/01/27 【第482号】王建利等抢劫案——对抢劫国家二级以上文物的应如何量刑
2024/01/27 【第481号】弓喜抢劫案——在意图抢劫他人数额巨大财物的过程中致人轻伤,但未抢得财物的,是否认定为“抢劫数额巨大”
2024/01/27 【第480号】李春伟、史熠东抢劫案——未成年人犯罪,法定刑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也可以适用免予刑事处罚
2024/01/26 【第479号】徐开雷保险诈骗案——被保险车辆的实际所有人利用挂靠单位的名义实施保险诈骗行为的,构成保险诈骗罪
2024/01/26 【第478号】马素英、杨保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如何理解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中的“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
2024/01/26 【第477号】王国全抢劫案——如何认定抢劫致人死亡
2024/01/26 【第476号】赵春昌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的自首
2024/01/26 【第475号】颜克于等故意杀人案——“见死不救”能否构成犯罪
2024/01/25 【第474号】吴江故意杀人案——如何处理因恋爱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
2024/01/25 【第473号】谈文明等非法经营案——擅自制作网游外挂出售牟利如何定性
2024/01/25 【第472号】张国涛信用卡诈骗案——如何认定信用卡诈骗罪中的信用卡范围
2024/01/25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异议复议案件办理指南

随机链接

大家好,我是酷小呵,爱分享的酷小呵

宁缺毋滥 头像链接https://q.qlogo.cn/g?b=qq&nk=5188297&s=640